您的位置:寂寞书屋 > 现在情欲 > 老婆少霞 > 老婆少霞(08)下

老婆少霞(08)下

作品:老婆少霞 作者:premiumoriental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作者:premiumoriental。

    字数:14089。

    豢养计画(二)。

    少霞在走廊上跑步的镜头,就算抱着胸还是能感受她套装里面的波涛震荡,我想公司里经过的旁人应该也能够感受到,为什么他们的美丽副理跑的气喘嘘嘘却又满脸娇羞,虽又挂着笑容但也带着着急。无论如何看着少霞这样跑步都是一幅赏心悦目的景象。没有人会想到,在这美妙的景象后面有一个多么下流的凌辱计画。

    到了会议室,吴总很娴熟地介绍与会人士。对方公司来了两个大头,吴总正在跟他们介绍少霞。

    “康董、秦董,等一下就由我们黎副理跟你们报告一下我们的方案!你们叫她Shareen就可以了”。

    “英文我们讲不习惯啊!我们书没有你们念的多!就叫你黎小姐啦!”其中有一个长相比较土豪气息、个子比较矮的说道。

    “秦董、我也有中文名字啊!可以叫我少霞”。

    “好好好!听名字就知道是个美女,哈哈!”秦董一开口就显示他的个性。

    “不嫌弃的话就叫我秦哥就好了!”他说完就主动去跟少霞握手,我看他抓着少霞的手用力甩,让少霞低头脸红了一下。估计是他甩太用力了,刚刚才跟吴总结束一场激战,内衣都没穿的少霞手臂这样用力甩,可能一下子被甩得衣服内波涛汹涌。

    “我们秦董看到美女就会特别兴奋!不好意思啊!我叫Eric!”这一位稍微高一点,带个眼镜显得比较斯文。

    “这是好事啊!况且我们Shareen本来就是美女!这有目共睹的啊”。

    吴总简单打个圆场,就请大家坐下来。俗称一白遮三丑,少霞不仅不丑,雪白的皮肤吹弹可破,在他们看来又高挑又有气质,加上一对吸睛的大长腿,当然已经是不可多得的美女。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位八头身美女有令人瞠目结舌的逆天巨乳,水蛇的腰及弹滑的蜜臀。更何况,少霞现在在她的衬衫跟套装外套下,没有任何衣物束缚着她的巨物。现在少霞套装横隔膜附近的钮扣一扣,衬托出胸部突起的部分虽然不显着,但全都是天然饱满的紧实乳肉,跟其他女性用内衣集中托高再往上垫才挤出的胸型截然不同。

    然而这样确实让少霞十分不自在!少霞的身形高挑细长本来站着就会引来不少目光,而以少霞的乳量如果没有胸罩加以禁锢,那么她走路起来胸部的晃动会是很狂野的!就算是隔着衬衫、透过镜头我都还能够看到少霞在穿高跟鞋走路时胸口的晃动。如果这几个董座是老饕的话应该早就已经发现少霞的胸口特别精彩。

    整场会议下来少霞本人的状况也很不佳。原本少霞总是可以很有自信的藉着自己外型的优势,在任何会谈中取得先机,甚至成为焦点。今天她会谈中谈话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相同的是,她一样成为目光的焦点。仔细一看,少霞除了脸部泛红之外,平常不常流汗的她,竟然也香汗淋漓!看她时不时用手背擦去额头上的汗,难道少霞是太紧张了?应该不会才对,她在公司里大场面应该见了很多。

    终於,轮到少霞报告了!我看到少霞吐了一口气,站起来准备上台,就听见秦董说话,“黎副理怎么流这么多汗?是不是太热了”。

    “不……不会……我还好”。

    “我说吴总!把冷气开大一点吧!这个不用省啊!小齐!给黎小姐一些纸巾擦擦汗!”秦董示意在场的三个类似保镳的其中之一准备面纸。

    “这……不是我在省啊!我开到最强了!”吴总辩道“Shareen,你要不要先把外套脱了再报告会好一点!”另一个康董也说话了。

    这开什么玩笑!少霞外套里面只有一件薄薄的衬衫!衬衫里面则是什么都没有!只有她火箭炮般的大奶,肯定会被发觉的。

    “好吧!Shareen!你就把外套脱了再报告吧!”吴总也藉机加一句,这一句使得少霞无法再坚持。只能转身缓缓地脱下外套。少霞不知道的是,她已经汗流浃背的身体碰到白色丝质衬衫,整个背部呈现几乎透明的状态!而且,整个背露出了肉色,完全没有内衣的吊带痕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美女衬衫里面空无衣物。

    不知情的少霞接下来转过身,那才是全场屏息的瞬间,少霞的前胸虽然没有背后那么贴,但是衬衫已经沾了水气,整个贴着肉,完全地把少霞胸前的曲线展示出来了!少霞忙着整理投影片,还无暇顾及自己的春光,但是一站直起来的时候,全场包括吴总、康董、秦董,三个保镳或特助六个都是男人,全部都再深深吸了一口气。少霞的双乳乳头完全地直立在衬衫里,从座位上看的一清二楚。

    少霞的报告是要走动的!好啦!她每一次走动就是一次赏心悦目的乳摇大戏。

    她的衬衫只是助长了摇动的飘逸感,让人更加心动!而且有些时候少霞必需得走到投影片中去指出投影片内容的,当她一走进去之后,强大的投影光一打在她身上,白色的丝质衬衫就显得多余了!少霞根本就相当於裸着上身在为他们做简报。

    至於大家反应如何?我只能说大家都还算冷静。只是所有人都把手放在桌子底下,想必也在摸着自己的鸡巴,想说看完这个美女报告完,就要去打个一枪,或是跟这美女打个一炮吧!吴总是最夸张的!从监视器画面看来,他说唯一面对少霞直接把鸡巴翘起来,隔着裤子就搓起自己的鸡巴来!那么其他人手都放桌下,是不是都在自己撸着?没想到少霞会这样近似半裸在六个大男人前面简报,这些大男人还在他们座位上面想着少霞撸管,这个画面说实在也十分淫靡。

    报告到后来秦董已经趴在桌上,而康董则是故意问少霞很多问题,好让她必须走到投影片中间接受强光“照射”。三个保镳也都左顾右盼,找机会就视奸少霞,毕竟不是有很多机会,可以看见36H的魔鬼身材裸着上半身、抖着奶为你简报。

    “好啦!大家可以看到我们不要落入削价竞争,而是要走入蓝海,看见未来无限的机会,对不对!那么如果我们合作,未来各位也会跟我们Shareen有密切合作,有问题可以再多问她!好不好?我们给她掌声一下”。

    之后的签约可以说是非常顺利的。不知是吴总刻意的安排这一段,让这些贺尔蒙冲脑的男人无法控制,还是只是凑巧?总之吴总打滚江湖这么多年,今天总算见识到他的功夫有多深。少霞与副总每天工作压力如此之大,原来不及他献出美人计!看他开心的样子,肯定是他甫上任就立了大功,从今地位可以更稳定了吧。

    走回办公室的走廊上,少霞就像一个小跟班一样走在吴总后面,好险吴总高大,遮得着少霞不寻常的乳动!当他们再度回到吴总办公室时,少霞已经摊在沙发上,看起来很挣扎。

    “Shareen,辛苦了!今天你可以松口气了!”吴总说“你还好吗?”。

    然后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

    “吴……吴总……我胸口还是好闷,而且很热!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少霞欲言又止,终於说出口,“是不是疗程还没走完?”。

    这?!少霞竟然自动问吴总要进行疗程!?虽然说刚刚少霞的确有被“咖咖”

    几声整好了脊椎,但是她怎么会相信后来按摩会阴这些道理?这有些说不过去?

    虽这么说,少霞现在却是眼神半闭,满心相信她现在气还没有畅通,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完刚刚吴总的“疗程”。

    “啊!~其实还有最后一点,对了!刚刚你内裤已经不乾净,你把它脱了吧!

    我们彻底一点把它做完!”少霞已经无法清楚思考的样子,看起来跟上次被冷气师傅下药时的情况到颇为相似,但是这回我是亲眼看着吴总全场,他没有用药啊。

    “我也一起把裤子脱了”吴总说完顺势脱下裤子,“Shareen的样子,真让人忍不住啊!我又变这样了!”看少霞脱裙子的样子,吴总忍不住说。

    “啊!又硬了!”少霞转头看向吴总紧贴自己肚皮的肉棒,竟然凑过去看。

    “Shareen,我们开始吧!”你把内裤也脱了吧!我们就差会阴这一块!“少霞眼睛大大地看着吴总,然后脱下自己的内裤,结果吴总竟然伸手去抓过那件内裤!把内裤盖在自己的肉棒上面,然后开始打起手枪。

    “吴总……!你用人家的小裤……在擦自己的……!”少霞可能已经思虑不清,但还是被这个举动下吓一跳。

    “我得快一点结束啊!等一下才可以专心帮你!Shareen你把内裤借我一下!这样比较快一点!”说完他的藉口,吴总开始肆无忌惮的朝少霞打枪,用手里少霞的内裤用力搓自己的鸡巴。

    “吴总”少霞看着吴总打手枪时问道,“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少霞又解开自己的衬衫两颗扣子,坐到按摩床上,然后说“不然你看着我好了!这样……不知道会不会……快点?”。

    “会!会!Shareen你真的是太懂事了!”吴总欣喜若狂,“你可以先拉一下筋,比如说,右边的肩膀抬高,再换左边,然后双边一起……”。

    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动作,不过在面前做这个动作的,是一个下半身赤裸,上半身衣衫半解、36H巨乳蜂腰的可爱白皙美女!光是看少霞拉动右肩的时候,她的右乳也连带被牵动,放下肩膀时更是抖个不停,双肩在一起动的时候,你就眼花撩乱、不知要把眼睛锁定在少霞的哪一边大奶上面了。

    “吴总,我……总是觉得……身体……还是……很奇怪”。

    “Shareen,你这样效果太慢!不如我先帮你拉一下筋骨。来!你过来”。

    吴总示意少霞靠近他,让他双手环住少霞的腰,然后他把手臂往上抬到少霞腋下,扣着背部往上抬,少霞的大奶就这样紧紧地贴在吴总胸口上,整个人被抬高起来!发出“咖咖咖咖”的响声!少霞真的是骨头被拉开了!她的奶肉被挤压到腋下,紧紧从衬衫领口中溢出来!少霞的腹部就贴在吴总的腹部,别忘了两人下半身都没穿的啊!吴总的肚子上还有一根紧贴着的大肉棒!看来也压在少霞肚子下了。

    抬了几秒钟后吴总才把少霞放下,少霞的乳肉就贴着吴总的身体从胸口溢到锁骨处,吴总就再抬起少霞!重複几次之后,少霞的骨头才没有再发出“咖咖”

    声音。

    “来吧!我们反向拉一下”吴总说。

    少霞不清楚什么是反向拉,还愣着,就见吴总轻易地把少霞头朝下反向抱起来,让少霞的大腿靠在自己肩膀上,而少霞的大奶只能压在吴总的腹部上,吴总还反覆上下摇动少霞的身体,少霞的身体又“咖咖咖咖”出了几声!让她舒服的吟叫~吴总自然也舒服的淫叫。

    因为这不就等於少霞现在正在用自己的软奶帮吴总打奶炮!?少霞的胸部正贴在吴总肚子上,而肚子上不正好是吴总一柱擎天的大鸡巴,正在少霞的乳沟里面滑行?。

    “吴总!……我……变得很奇怪……可能要……”少霞说完低头下去,她的位置刚好舔到吴总的卵蛋。

    我完全摸不清楚少霞为什么会有这样发情的举动,但是很明显地她是受了某种形式的控制,只是不知道是否为药物?因为从一早开始到会议室全程都没有看到吴总对少霞用药;或许是穴道也不一定,不然就是吴总还知道某些其他管道。

    不论如何,少霞现在头正埋在他的胯下,用她人人想要浅嚐的舌头轻轻地舔弄吴总的卵囊。

    “喔~喔喔~Shareen你又在帮我……!好!好!这样好”。

    吴总把少霞拉到更高,让她的大腿夹在自己的脸颊上,少霞的脸部位置变高了,嘴刚好对到吴总硬挺挺、贴着肚子的朝天肉棒,吴总张嘴往少霞蜜穴深处舔去,少霞心理一阵酥麻,张开口叫了一声,吴总顺势把少霞降下来一点,嘴巴就这么刚好将龟头给“套”进去!后来吴总还不停上下套弄,简直是把少霞那姣好明月般的面容当飞机杯使用。

    真是他妈的想了真不甘心!虽说是要帮少霞整骨,现在骨虽然说是整了但是奶炮也帮你打了!两人应该各不相欠才对!怎么又要让少霞帮你口交?

    “舔了之后比较舒服对不对!?”。

    “嗯……嗯……还要……还要……”少霞娇声细答,声音倘若猫叫,彷彿都快要升天了。

    “我说嘛!会很舒服的!来来来来!我们换个姿势”。

    吴总把少霞的大腿向前推,少霞只能紧抱着吴总的腰才不会掉下来,接着吴总再继续往前,少霞的腿已经腾空并且朝背部弯曲,她的胸部跟腹部还是紧靠着吴总的,但是她的腿已经绕了一个弯,找到了按摩床,现在的少霞是整个以“下腰”的姿势替吴总口交含屌,少霞的腰背也发出“咖咖!咖咖”的声音,这个姿势看来真的让少霞整个筋骨拉开了,但是她的胸部需要紧贴着吴总的腹部,嘴里则含着他一柱擎天的肉棒。

    少霞到哪里去、跟谁比都算是高挑、长身美女,像她这样女神般的存在,一般的男人哪怕只是能听到他的声音、摸到她的手都会有性幻想;别说能与她做爱,顶多能亲到少霞的朱唇,抚摸她桃色巨乳、感受她温暖湿润的蜜穴,也已经不足惜。谁能想到?现在这样的美女却是用倒吊、下腰的姿势帮一个老男人含着屌,因为高难度的姿势所以少霞吸得非常费力,脸颊也凹陷进去特别多,可以说是加强版的真空口交!吴总也算是一个特殊的人,很少人能够把少霞当作“小只马”

    来肏,毕竟少霞有修长的身材、还有超过同身高女性的长腿!大概只有身高一米九的吴总可以做的到了。

    不久,他们又换了姿势,他挟着拉筋的名义,要少霞面对他站着,他一把抓起少霞的屁股大力压向自己。

    “咖咖咖!”这也是一个拉筋的动作。少霞又被拉到唉唉哼哼!吴总把少霞的上半身推倒在床上,自己的双手恣意地将少霞的屁股往上身上紧靠,少霞的腿则是依旧无力地站在地上,不好!少霞的蜜穴一步步越来越靠近吴总的屌,只因为吴总的肉棒是朝天的,万一吴总将肉棒往下一压,抓着屁股往自己一靠,他必定可以长驱直入直捣少霞的花心。我想他也打算要这么做。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吴总的电脑发出声响。

    “Damnit!我忘记我有个国际call”吴总匆匆走到点脑前面,整理一下自己的衣着,还好他上半身还是穿衣服的。

    “唉啊!Shareen你在这边也不是办法,被看到更不好!好啦!来!

    来我座位下面”。

    少霞不明所以地来到吴总座位旁,被吴总大力的推挤进到桌子下面,接着就接下了网路电话。

    另一头是一个外国人士,用流利的英语跟吴总沟通,吴总也跟他打了招呼。

    很快地,两个、三个,四个人出现在萤幕上,他们都用英文互相交谈,吴总自然英文也不错!奇怪,以前从没有听他说过英文。其实这样听起来,他的英文不差。

    重点是少霞!少霞在桌子下闲的无聊,已经发情的瞬间又加上刚刚阴户被差点插入的失落,索性趁吴总在讲重大会议时,抓着吴总下半身的肉棒往前扳,就送进自己口中帮吴总再度口交。

    过程中少霞不少次笑颜逐开,因为他看见吴总紧张的样子。有时她还会故意嘴巴放开吴总的鸡巴,那跟肉棒就会弹回到吴总肚子上,发出“啪”的一声。

    “明明就这么硬了!摁嗯……”少霞嘟囔几句,就毫不留情地吞吐着肉棒,看她白皙的脸颊都凹了,真的很想吞乾吴总的感觉!我看着心中很不是滋味!少霞跟吴总的互动,感觉好像是情侣间互相捉弄,已经没有人记得是谁凌辱谁了。

    少霞也找了机会凌辱吴总回去。就是这凌辱来凌辱去,爽的都是吴总啊。

    “Bye!”吴总终於说完电话了!他一下子盖上电脑,“受不了了,看我不干死你!”随后把少霞拉起来凌空就从少霞嘴上吻下去。他紧紧抱住少霞,舌头不断地在少霞蜜口中翻搅,亲到少霞喘不过气。他还舔了少霞的鼻子、耳朵跟眼睛,就是要把少霞吃掉的豺狼恶报模样!他的手当然也没闲着,直接伸进少霞衬衫中,一把揉起她的白嫩巨乳!每每用力一抓,少霞只能用鼻子吐气,吐息声连镜头的另一边我都听得到。

    “吴总!我……你不是说……把我当女儿看!你现在……”。

    “干!你都吃我的屌了!我还当你女儿?我看是干女儿!”吴总讲话已经没有像之前一样还推三阻四,“今天我就用我的鸡巴把你干上天”。

    他把少霞放在桌上,一把手扫掉桌上所有东西包含笔电、公文、台灯等等,把少霞双腿一扳开,压下自己的肉棒,就干进少霞的肉穴。

    “操你妈鸡迈!都这么湿了,还夹这么紧!”吴总一开始是整根肉棒干进去,这会让少霞哀嚎一声,然后整根抽出来,他朝天的肉棒会将他的鸡巴弹回自己肚子,这么一来也会勾一下少霞的肉穴上方,差不多是G点的位置。

    这么来回几次,少霞的肉穴慢慢会被勾出一些黏液。“想啦!宝贝Shareen!在想我干你了!是吗?”。

    “你……说……我像你女儿……你还一直插……那边……喔……嗯……”。

    “我女儿?我女儿哪像你这么漂亮,有这么大的奶,白滑滑的长腿还有吸人的小穴,你喜欢当我女儿,那你叫我爸爸!快”。

    “我……不要……好奇怪”。

    “你不叫!你不叫!你不叫!你不叫!你不叫!……”吴总连续干了少霞好几十下。每一下都狠狠的干到底。而少霞的身体软绵绵的已经提不起力气,只能任凭吴总逞欲。他的左手也一直在少霞的胸口游走,揉完右奶摸左奶,捏完左奶再抓右奶。

    “好了!好了!爸爸!爸!你不要……再干这么大力……我快被你……嗯~干坏掉了!”少霞最后忍不住了,完全依照吴总的意愿,叫了他爸爸。肏你个缺德鬼,少霞的肉体给你蹂躏还不够满足,还要满足你心里变态的欲望。

    “妈的!就算是这样!我也还是要干你!”吴总开始口出秽言,“他妈的这个奶,真好摸!这个穴太好干了!就算你是我的女儿,我也要天天到你房间里面去,干到你出不了门口”。

    不好!吴总似乎也越来越野蛮,他抓少霞奶子的幅度越来越大,最后竟然一把撕开少霞的衬衫,少霞仅扣上的两颗钮扣就这样弹飞了。

    “别穿什么衣服了!干!像你这样的货,就应该天天光着身体给男人干到爽!

    操”。

    吴总粗暴地将少霞反过身来,趴在桌上,脱掉少霞身上最后一件衣物,让少霞光溜溜的趴着,然后用后入、老汉推车的方式干了进去!然后一下一下用力的顶着少霞的屁股!他的力道之大,连桌子都顶到移开了!吴总现在看起来就像一头野兽,显然跟刚刚客客气气的吴总判若两人!如果少霞不是我的老婆,我反而是可以理解的。

    少霞的肉体本来就非常能够激起一个男人的兽性!我也曾经在跟少霞亲密的时候想过要捏爆她的大奶,因为她的大奶手感实在太好;在她含我老二的时候想插穿她的头,因为她的脸实在太清纯太可口,她的双唇无比的温柔,却又吸得相当给力,能够真空口交。

    吴总现在就在这样的一个状态,被少霞性感绝伦的肉体引发出内心的兽性。

    他俯下身来不停地狂舔少霞的脖子跟肩膀。这一般来说也是少霞的敏感部位,只不过现在少霞受到最敏感的刺激,绝对大不过那根插在她阴道进进出出的大肉棒。

    “哇操!你的身体真香啊!皮肤又滑又嫩!你说!在公司被几个人干过了?”。

    在这耳鬓廝磨之际,吴总竟然问出这个问题,不过这不也正是我想知道的问题?。

    “没……没有……我才没有……吴总你是第一个……干人家……的……啊……嗯……喔……”少霞说到一半,又忍不住呻吟起来。

    “真的?像你这么漂亮的,这么大的奶,每天晃来晃去,早就被干到翻了吧!

    说!你还有被谁干到翻了?蛤!”吴总一面说,一面大口舔着少霞的耳垂,还一面不停在抽插少霞的肉穴。身材的优势还是有差的!以少霞高挑的身材,从来在干她的时候嘴可以舔得到她的耳朵,肉棒还可以恣意在她双腿间进出的男人真的不多。吴总可以说是得天独厚,一面舔着少霞秀色可餐的脸,另一面肚子下方的活塞运动依旧游刃有余。

    “我查过,你进来公司就从业务做起,那时都要拜访客户的,你当时的业绩都是第一名的,你到底是吸过多少男人的屌?蛤”。

    吴总这个人的价值观已经很偏差了!少霞当时业绩好,难道不能是因为少霞很努力工作?说完吴总的手放在少霞的发间梳着,彷彿享受着少霞发间的香气。

    “我……啊??没有……我就是跑勤劳一点而已…………嗯……还有我跟副总一组,有时候他会分业绩给我……”。

    “臭婊子还不跟我说实话!蛤?你的黄副总呢?你在他下面这么多年,全身的洞都给黄副插过了吧!?”。

    “那……那……没有……啊……黄副他……没有插过……喔……嗯~”少霞一面呻吟着回答。

    这会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那我心中真是宽慰不少,但是,干!就算少霞没被黄副干过现在她的鸡迈里面也还插着另一根鸡巴啊。

    “没插过?他几十年了没插过你?不是动作太慢就是性无能,哈哈哈哈”。

    吴总不知情的是,他可能无意见说中了实际情况!但是吴总这样的人可能想不到,还有一种可能,会不会黄副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有道德的男性呢。

    “你说他没干过你,那你有没有吸过他的屌?”吴总一面问,一面用他噁心的舌头,从少霞的背舔到少霞的脖子上。那可是女人散发费洛蒙的部位,在那个部位舔着少霞的贺尔蒙会不会让吴总更加疯狂?另外我也在等待少霞的回答。有趣的是吴总正在替我问出我想问的所有问题,所以我更聚精会神地看着少霞的反应。

    少霞闭起眼睛,没有回答。直到吴总再问一遍,“说啊!你有没有含过他的鸡巴!”吴总铁了心要听到少霞的答案,同时还一面舔着少霞的眼睛,怎知少霞突然间把头转到后方,嘴巴直接根吴总的嘴对上,让吴总把舌头伸进自己的嘴里。

    少霞的香唇可是多少男人的目标,吴总的嘴一下被制服,也就不能再问了,索性一只手把少霞的左奶捏紧,将少霞的上半身抬起来,沈浸在跟少霞的热吻之中。

    所以少霞的回答是什么?只能说有意无意间,回答尽在不言中。少霞也深谙男人的心理,懂得用自己的肉身来转移焦点,我猜她这招的成功率可能是百分之百。

    渐渐站起来之后,两人的身高差距使得他们的唇渐渐分开,眼见吴总又可能问同一个问题,少霞迅速的蹲下,拿嘴巴套进吴总那根刚拔出阴道的鸡巴。

    “呜~嗯~这个……是……那天那杯咖啡里的味道……”。

    什么!?!?。

    吴总整个人动作停止下来,看来也吃了一惊。

    “你……你……你知道?!”吴总问道。

    少霞没有多搭理他,继续将头一上一下的吞吐吴总朝天的肉棒,额头也在他的肚子上摩擦,吴总被少霞这么一招,真的就不再追问!转了话题。

    “看来你是很喜欢鸡巴的骚味!看你吃的!康董跟秦董私底下都跟我说满喜欢你的!要不要我把你送给他们干?”。

    “不要!漱漱……漱渍渍渍……我不要……”。

    “不给他们干就要乖乖给我干!知道吗?不听话我就把你送给别人干!好不好?”。

    “不好…………渍渍渍……漱漱嗯……嗯……”。

    “不好?那是只想给我干,对不对?……哈哈哈哈……”吴总不停地口头上羞辱少霞。

    “那这样,你不要上班了!我把你养在家里养,让我天天干你?好不好?”。

    少霞没理会吴总,就只埋头吸着吴总的命根。吴总还继续说道,“我把你养着,我家很大,浴室就有办公室这么大,你住我家,天天用你的大奶给我洗澡,好吗?”。

    吴总开始进入自己的脑补世界,“你的奶给我当沐浴棉,让我揉着揉着生泡泡,哈哈,可以吗?我要用你的大腿来洗我的鸡巴”。

    “嗯……不要!它这么硬……”。

    “哈哈哈哈,所以你要把它弄软啊!”吴总眉开眼笑地说,彷彿一切都谈好了“来,让我玩一下!”吴总把鸡巴从少霞嘴里抽出来,“啵”的一声大力弹回自己的腹部,引来少霞格格地微笑,接着他又插入少霞的乳沟中间。“来!挟着帮我吸屌”。

    吴总明确的羞耻指令,让少霞呢喃着抗议“嗯~要夹又要吸……”少霞将胸部夹住肉棒时说“是这样吗?”。

    “妈的!你都知道了!还喜欢问!明明什么都会!这个贱逼……”吴总口头上完全不客气,把剩少霞的人格践踏在地上!“我每天上班就想着要干你的奶、在刚刚开会的时候就想妈的一定要干到这个大奶、视讯的时候也想干你的大奶,终於……你有没有想着我的大屌啊!?”。

    “我……只知道它好硬……会弹回去”少霞说完放开夹着的大奶,肉棒应声弹了回去,少霞再用奶把它夹回来,继续塞到嘴里……。

    “哈哈哈哈……”吴总笑得合不拢嘴,“原来你也在想我这根啊!好啦现在让你好好嚐一嚐!哈哈”说完话,他把少霞的头压了下去,让她一面在乳交的同时,还可以吃着鸡巴。

    “我鸡巴插过你的小穴了!上面已经没有骚味了吧?要不要我再去上一次厕所?哈哈哈哈”。

    “嗯嗯嗯漱……漱……漱……”。

    少霞似乎越来越无法正常的对话,只能不停地吃鸡巴被捅穴吃鸡巴被捅穴,重複地做以上的事情。看似真的有些神智恍惚的迹象。

    “啊!啊~受不了了!你这个奶,这么肥!腰这么细!扶着你的腰肏你,真好使!”只剩吴总一个人自说自话!“看来今天这个药效果很好,下次可以再买多一点”。

    什么?原来吴总也有用药?但是他是在什么时候用的?如果一早就用,为什么他不会一开始就硬邦邦的?那马上就会起人疑窦了!如果他是中途用的,那到底是那一个部分我漏失了?。

    “一开始插你的时候你的小穴真的紧,还有点进不去!真像处女一样!好爽!

    没想到现在你这么湿,好好干!我干你的乐趣变成这样,大力撞你的阴户,看你了淫水喷出来,奶子在空中八字形晃动,真骚到一个不行!”吴总对着眼睛半闭,只会淫叫的少霞说,“肏你妈的,你真湿啊!你看我肚子都是你的淫水!”吴总说道,“早上涂在肚子上的药大概都撞进你的阴道里了”。

    原来是这样。

    吴总早上不把春药涂在自己的鸡巴上,反而涂一层厚厚的在肚子上,他知道自己鸡巴翘起来的时候会贴着肚子,到时候就会沾到鸡巴上,坏的是少霞好心要投桃报李的时候,吞了了吴总的鸡巴,把药给吞了进去。不过稍早的时候吴总应该就已经藉由按摩的时候让少霞靠近他的腹部,让少霞闻到他的味道而发情,总知他根本不会按什么发情的穴道!照这么说,他上次进少霞办公室用少霞的咖啡“洗鸡巴”那一次,也是藉由让少霞靠近他的腹部,撞击他肚子所散发出来的味道,才让少霞发情而解开了两颗扣子!这一切并不是少霞的本性!少霞是被害者。

    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少霞被下了药之后感觉这么的高兴,似乎在看了一整段春宫戏之后,最不能接受的还是少霞本性淫荡这件事,只要能找到任何证明都是好事。

    可是少霞现在还正在被人奸淫啊!她的逼里还插着一根别人的鸡巴!这件事对我来说竟然已经不重要了!?。

    吴总干了没几下又抽了出来,“真他妈骚啊!虽然吃了药还是快被你吸出来”。

    吴总认真地抓着少霞的下巴,“看你这张脸,就足以让人喷精了,没想到再看下去,还有这么大、这么弹的奶,更没想到,你的细腰下面,这么肥的屁股,还有这么修长的美腿!”吴总慢慢地打开少霞的长腿,把它们开成M字型,“这么要人命的长腿中间,竟然是这么紧的逼!真是天生要让人干到死的骚货啊!”吴总说完,就张嘴舔向少霞的阴部,从少霞的屁眼舔到尿道舔一圈,再往回舔。这也惹来原本恍惚的少霞又唉唉哎哎猫叫不止。

    “喔!就是喜欢你阴部的这骚味!你这声音也太勾人了吧!是想让人干多少次?”吴总停止舔弄,再用言语羞辱少霞。但是少霞已经不太能够清醒地回应了。

    吴总走到少霞面前,俯下身把刚刚舔完阴部的嘴堵上少霞的唇肉,与少霞热吻,一面将少霞的手取过来握着自己的鸡巴,“来!帮我打个枪!”少霞的手很自动地上下运动,帮吴总手淫,吴总也乐得一面接吻一面玩弄少霞无比美妙的巨乳。

    等到少霞几乎只剩偶尔的呻吟,再也没力气做什么动作,吴总走到少霞头部附近,一面吻着少霞的双唇,一面对她说:“你这个极品骚货!我今天涂了药后不射个四、五次是不会软的”。

    首先他将少霞的头托高一点移向右肩那一侧,使少霞的肩颈部位形成一道沟,把鸡巴压低、从耳朵旁插入少霞肩颈,龟头则从脸颊旁伸出来,接着他将少霞又侧乳房用手一钵托高,少霞乳量惊人,加上头已经向右弯,大奶可以直接触碰到脸颊,吴总就用少霞的奶和脸颊夹着他的鸡巴打手枪!我从没看过有人这样猥亵一个女人,但是这样的姿势,让他一方面可以用鸡巴磨蹭少霞水嫩的脸颊,另一方面肉棒又可以干到少霞的弹软的大奶!插着插着,吴总再将少霞的脸往右掰,这么一来他的鸡巴根本就在少霞双唇中间一下一下涮着。少霞的脸原本就精緻到让人想射在她脸上,现在可以一面插一面揉着美死人的巨乳,几下过后吴总也受不了,直接喷在少霞脸颊上。果然,射完了之后鸡巴还朝天翘回肚子上。

    然后吴总站到少霞的头顶,把少霞的头往上抬,就用少霞的嘴再干了一次,一边两手一伸还可以彻底地玩弄了少霞胸口两团弹手的大乳肉。虽说少霞具有火辣的身材及突出的大奶,光是想到这么清秀脸庞的佳人可以让你这样倒着干,抽插她的嘴巴,就已经让人充血不止了,何况吴总眼前两团白质大乳跟无敌长腿,更是加分不少。

    吴总射在嘴里后,又用少霞左边的奶单边乳交又射了一次,最后插进少霞的逼里之前,还去喝了口水、擦了擦汗,使尽浑身解数干完最后一次,还把洨全都射进去少霞的花穴里面。这次总算鸡巴软了,吴总也累瘫在地上。这次少霞的“女肉自助餐”真是让他“吃到饱”了。

    整整过了一个多小时,少霞才醒过来。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按摩椅上,全身除了一张毯子盖在身上之外,是一丝不挂的。吴总也不在办公室内。她惊觉自己衣物阙如,紧张到东张西望。她的衬衫是摺好放在旁边的,我不知道少霞实际记得多少她之前发生的事,但是她显然有一大段是没有印象了,因为她穿上内衣跟衬衫时才惊觉自己衬衫下方两颗钮扣已经不见。不知道这究竟能提醒少霞多少有关刚刚跟吴总狂暴的做爱回忆,少霞若无其事地将衬衫塞到窄裙里,这对於腰很高、腿很长的少霞来说并不成问题。她的胸线以下离腰已经不远了,上面的两颗钮扣勉强能扣住她迫人的胸部。

    衣服上是没有问题,但是身上的味道、口中的体液、下体的感觉、胸口被揉捏过的痕迹,经过刚刚如此粗暴的做爱后不可能船过水无痕!吴总或许事后会编很多虚构的故事来搪塞少霞,但少霞心理恐怕是明白的!这个吴总刚刚对她做了不可告人之事,但是她如果清楚知道刚刚有多么放荡的话,不知心中又是作何感想?

    晚间洗好澡时,看到少霞正在缝补衬衫的扣子,当我问及扣子为什么掉了的时候,少霞只说是急着赶去开会的路上,可能跑步太急了,不小心扯掉了!我心中这才明白,第一,少霞至少对於开会前的事应该有印象;第二,少霞告诉我的事总是远不及冰山一角!她没说她之所以这么赶着去开会,是因为先前被吴总“按”到最后一秒才跑步去开会、她没说她跑步的时候双手必须得护着胸部,因为内衣早就被脱掉、更没说她不穿内衣上台报告,在强灯照耀下被所有与会的人员“视奸”全身的事情、当然,她更不会说在那会后发生了什么事。

    都说女人心如海底针,少霞的心更是像太平洋一样,隐瞒我的事情都深埋在马里雅纳海沟里了呢!现在的她已经是这样,那么如果我要翻开她的过去,到底会发现什么?会不会是一部满满的性爱凌辱史诗?少霞的丽质天生,她从小学应该就是一个标志的小姑娘,我若是少霞的老师,能忍得住不给她多上点“健康教育”课吗?她的国中、高中、甚至大学生涯,会不会也有许多像这样的凌辱故事;研究所、工作之后呢?跟副总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情感。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对少霞的过去如此好奇!不但不是因为好奇她过去交过几个男友,反而更想知道她过去是不是有受辱的经验。很显然的,这样的体验让我性欲高涨,能亲眼看到少霞的遭遇更让我的肉棒硬到不行。

    要不要,去跟骇客合作,探索少霞过去的秘密?还是我正在打开一只潘朵拉的盒子?
推荐阅读: 掌家小商女 黄四娘家花满蹊 高冷总裁住隔壁 第一宠婚:帝少的天价萌妻 红粉佳人 突然有钱了怎么办 高冷总裁绝宠:终于等到你 超级农场系统 音魔宫主 心尖菟丝花[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