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寂寞书屋 > 现在情欲 > 爆乳性奴养成记 >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四十一节:双穴受精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四十一节:双穴受精

作品:爆乳性奴养成记 作者:小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四十一节:双穴受精。

    作者:willere。

    2018/2/23。

    字数:10516。

    张全贵的事情解决了,似乎对于曾丽萍来说,自己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毕竟张全贵已经作为一个戴罪之身永远的将这个秘密埋在了小时不在名头上。在我们家已经居住了将近半年的曾丽萍突然间想去出门见见周美凤。许久没有打扮过得曾丽萍褪去围在身上的围裙,露出了两颗硕大的肥乳,还有略微凸起的腹部下那迷人的丛林。在我们家,作为性奴的曾丽萍已经丝毫不在意在我面前赤裸着,她转身换上门口的拖鞋,转身过来,丰满的乳房随着身体的摆动有弹性的在胸前摆动着。我盯着曾丽萍的腹部,不经意的问着:“你该不会怀孕了吧,小腹怎么鼓起来了?”。

    曾丽萍有些忸怩,迟疑了一会儿说道:“可能排卵期快到了,我不知道……”。

    “这么大年纪的母狗还有经期啊?”我戏谑道。

    “主人……”曾丽萍已经准备好让我蹂躏一番的准备了。她双手抱胸,将原本硕大的乳房挤得浑圆,我转身去房间拿出两个带绳子的乳夹,让曾丽萍坐在沙发上,沙发靠墙的位置安装了两个把手,我将曾秀萍的腿抬过肩,绑在两个把手上,双手环绕过双腿,抱住双腿,并将乳夹夹在乳头上,连接乳夹的绳子也环绕在抬起的双腿上,只要曾秀萍姿势稍微松懈一些,就会拉扯着乳夹,疼痛不已。

    曾丽萍显然受不了如此高难度的姿势,这样,曾丽萍的小穴与肛门完全展露在我眼前,我用手拨弄着曾丽萍阴唇,不一会儿喘着粗气的曾丽萍就已经脸涨得通红,而小穴也随之湿润了起来。

    曾秀萍与曾丽萍美穴几乎是一模一样,相对来说曾丽萍的美穴有如一张微微张开的丰唇,而曾秀萍的美穴则是一朵娇羞的小花。曾丽萍的小穴经过飘色,发着迷人的少女粉。而曾秀萍纯天然的阴唇则泛着熟女独有的紫红色。相对来说,曾丽萍的美穴更加的紧致,而曾秀萍的美穴更加的迂回触感十足,而曾丽萍的小穴弹滑十足,可谓各有千秋。

    我揉搓着曾丽萍的肥乳,她第一次呈现这种姿势,因为被压抑的脸涨得通红,手上青筋暴起,没过多久她竟有些撑不住了,双手微微松开,双腿稍稍抬起一些,只听一声尖叫“啊啊啊啊”,紧紧咬住乳头的乳夹拉扯着被夹得通红的乳头,将丰满的乳房拉扯成圆锥形。曾丽萍身体抖动着,但是她几乎已经没有力气来让身体恢复到原先的样子。我压住曾丽萍的双腿,将一览无遗的美鲍挤压的更加完美迷人。当曾丽萍被一个男人如此完全的看着自己的私处时,内心居然也是异常的兴奋,这样全新的姿势不但让曾丽萍羞红了脸,也让自己对于接下来的性爱充满了兴趣与期待。乳夹不断的刺激着曾丽萍的乳头,这对于乳房已经被开发出来的曾丽萍来说,无异于大强度的刺激自己的敏感点。

    我脱下裤子,露出早上操过曾秀萍的鸡巴,跨在曾丽萍面前,精液混杂着爱液的鸡巴散发著丝丝腥臭味,曾丽萍本能的一躲,但是我还是将下体凑近曾丽萍的双唇,这会儿曾丽萍主动的张嘴去舔舐这根刚刚操过自己姐姐的鸡巴。曾丽萍的口交技能无疑是非常棒的,她用柔滑的舌头灵活的吮吸着龟头与马眼,舌头上的粒粒舌苔刺激着疲软的龟头,这种舒爽之感超过了任何一个美穴带来刺激,我的鸡巴在曾丽萍的嘴巴里慢慢的胀起来,渐渐的我开始抽插起来,曾丽萍干呕了一会儿,下颚一沉,我便将整根鸡巴捅入紧致的喉腔之中,一阵前所未有的酥麻之感传遍了全身,我轻轻的拔出鸡巴,而后又深深的插入,口腔与喉管的迂回更是无比的令人感到刺激。“咕咚咕咚”粗大的鸡巴在曾丽萍的口中爆操抽插着,曾丽萍的双颊被我的手掌握着,她来不及喘气,只得被动的接受我的鸡巴在口中蛮狠的洗刷着。就这样来来回回抽插了几个回合之后,我拔出了鸡巴,沾满了粘液的鸡巴拉了一根长长的粘液丝。曾丽萍额头青筋暴起,她眼睛无神的喘着气休息着。

    而转身过来,曾丽萍的美穴已经溢出了淫液,美丽的阴唇在淫液的浸润下显得格外迷人。我挺着鸡巴对准曾丽萍的美穴,缓缓地刺入。温润的美穴紧紧地包裹着我的鸡巴,我双手撑在曾丽萍的双腿上,她如释重负一般松开了双手,插入小穴的鸡巴死死的顶住曾秀萍的G点,曾秀萍满脸涨得通红,喘着粗气。粗大的鸡巴将小穴撑成了圆形,进进出出的抽插让阵阵淫液如泉水一般缓缓流出。鸡巴突破层层肉瓣直抵花心,我猛地插入深处,曾秀萍如挨打了一般用力的蜷缩着身子。而如此蜷缩着,也让阴道弯曲多样,曾秀萍因为鸡巴插入而蜷缩的肌肉紧紧包裹住插入的鸡巴,龟头紧紧地刮着曾秀萍的阴道,刺激着曾秀萍的G点,她开始慢慢的从被折磨转变到享受整个性爱的过程。

    阴唇在鸡巴的插入时被撑得变了形,因为体位的原因,鸡巴紧紧地靠着阴道的上壁,不断的刺激着阴道最敏感的位置,同时随着阵阵抽插次次抵入花心。曾丽萍的双乳随着阵阵抽插开始晃动着,我紧紧地捏住曾丽萍的肥乳,感受着曾丽萍弹滑肥硕的大奶子,一只手完全掌握不住的大乳房。我摘下紧紧夹住乳头的乳夹,这时候乳头已经被夹得扁扁的,而随着我的揉捏,乳房变换各种形状,稍一用力,五指就完全陷入肥硕的奶子中。

    我一面用力的操着曾丽萍的肥穴,一面揉捏着曾丽萍的爆乳,她喘着粗气,不知道是因为蜷着的缘故还是高潮的原因。毋庸置疑的是曾丽萍已经习惯了被如此蹂躏,肥穴不断地溢出淫液,一阵阵透明的淫液随着鸡巴的进进出出被磨得发白,紧紧地贴在粗大的鸡巴上。因为抽插过度,曾丽萍的小穴愈发的红热起来紧紧地包裹住我的鸡巴。淫液也随着股沟流向曾丽萍的肛门,我一面抽插,一面将手指探入曾秀萍的肛门,因为被开发过,手指轻而易举的插入,两个洞都被插入后,曾秀萍似乎也变得更加的疯狂与主动起来。主动迎合起我的鸡巴与手指了。

    我旋转着手,差不多了,抽出在小穴中被磨得通红的鸡巴,龟头对准曾秀萍的屁眼,腰部用力一挺,只见龟头稍稍没入一些,而后我用力的顶着,随着力量的增加,一手难以掌握的鸡巴渐渐的插入曾丽萍屁眼中。紧致的肛门用力的包裹着我的鸡巴,我轻轻地插入鸡巴,直到突破肛门最后的括约肌,整根鸡巴得以完全插入,而这时候,我加大了抽插速度,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曾丽萍的肛门紧紧地夹住鸡巴,而因为肛门的摩擦,曾丽萍的美穴居然也受到刺激一般汩汩的冒着淫液,在阵阵抽插之余,美穴被肛门的鸡巴带的扭动起来,一张一合,犹如一个嗷嗷待哺的嘴巴一张一合,阴唇微张,露出一丝丝红色的阴唇肉,就像是一个粉色的被淫液浸满的鲍鱼,一张一合正灵巧的贪婪的吮吸着,亟待一根巨大的鸡巴将之喂饱。

    抽插了几分钟之后,我将鸡巴丛曾丽萍的肛门拔出,对准曾丽萍召唤已久的阴唇,“刺溜”一下插了进去,曾丽萍好似没有准备好,深深吸了口气,满满的淫液被大鸡吧插的挤了出来,抽出的鸡巴也在此时带出了一丝丝唇肉,阴唇好像一张贪婪的嘴巴一样紧紧地吸住刚插进来的鸡巴,而此时阴道的润滑感更加明显了,阴道里曲折弯回的触感在首次进入时倍感明显,每每捅开粘合的肉壁,总有一种发现新世界的感觉,曾丽萍深吸一口气,似乎在感受龟头对于肉壁的强烈摩擦,直到鸡巴深深的插入花心,曾丽萍才如释重负一般喘了一口大气。

    “噗呲噗呲”鸡巴在曾丽萍的阴道里猛烈的撞击着,曾丽萍闭上眼睛娇喘着。而这时,躲在卧室门边看到这一幕的王露被我发现了。她赤裸着身子,一手抱着一双巨乳,一手掩着下体。她白皙的皮肤在迎着窗外的日光显得更加的迷人,而她掩住的下体却不自禁的滑落一丝晶莹的爱液,显然她是看了许久。

    我向王露招招手,示意她过来。我将捆着曾丽萍的绳子与夹在她乳头上的乳夹取下来,换做王露坐在这里。王露蜷缩着,显然王露的身体更加轻巧柔韧,曾丽萍的动作她做起来丝毫不费力,这大概就是王露经常做瑜伽的结果。王露的双腿绕过肩,展露在我眼前的是一个白皙的肥逼和一个精致的屁眼,王露的肥臀就好像一块浑圆的桃子一般,桃心处又一个浸满淫液的少女阴唇。我捏着王露的肥奶,这充满弹性的触感,丰满的弹性和粉嫩的乳头,可谓少女之极品。因为充血而胀红的阴蒂如樱桃一般迷人,我挺着湿漉漉的鸡巴,对准王露的阴唇,在上面轻轻拍打几下,就这几下王露原本白皙的下体泛着迷人的淡粉色,而那独有弹力的肉唇则如果冻一般在我眼前抖动着。我用鸡巴在王露的阴唇上滑弄着,沾染着她与曾丽萍的淫液,王露开始微微颤抖着,是的,这几乎是她第一次如此完整的将下体暴露在我眼前,而我也是第一次这样肆无忌惮的观赏着她的白皙的美穴,如此调戏玩弄她的肉体。王露喘着气,闭上眼睛,安静的奢享着这耻辱又刺激的场景。

    磨了几次之后,我把龟头对准王露的小穴,小穴就犹如一张可以控制的嘴一般,紧紧地吸着硕大的龟头,我只稍稍一挺,就感觉鸡巴被王露弹滑紧致的小穴紧紧地夹住了。果然少女的小穴就是不一样,经过锻炼的王露小穴更是紧致不已。阴道内的凸起点点刺激着插入的龟头,就好像一条弹滑的舌头灵巧的包裹着龟头,刺激着龟头最敏感的地方,随着王露阴道的抽动,那凹凸的阴道更是犹如一个自动按摩通道,将挤满了阴道的鸡巴整根柔滑的按摩着。我回想着王露第一次给我做的阴茎按摩,这种感觉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用力的撞击着王露的阴户,随着每一次撞击,龟头总能探索到别样的酥麻之感,一股浓烈的香气不禁扑面而来。

    “这是什么?”我内心迟疑着。

    王露面带红晕的看着我,小穴里渗出的液体散发著浓重的香气,这是香精的味道。王露在下体喷了独特的精油,我感觉到的酥麻之感十有八九和这个精油有关系。王露细心的观察我的状态,我猜想她这是在试探香精的作用。这股香气飘散开的时候,整个房间似乎都充满了迷人的情欲之气,王露贪婪的伸手抚摸着我的胸肌与腹肌,挑逗的捏着我的乳头,她轻轻起身,整只手掌放在了我的胸肌上,她贪婪的抚摸着,仿若这种触感能够给自己无尽的冲动与爱欲。我加速了下体的冲刺,王露绣眉微蹙,轻咬唇边,我这才注意到,王露是经过精心打扮的。她的唇色是特别的粉金色,眼睛和眉毛都特意画了一下,这时候的王露看起来不再是以前那个娇羞的职场女性了,而成了一个高傲并附有风情的女人。我揉捏着王露的肥乳,她娇小的乳头已经勃起了,这弹滑的触感,强烈刺激着我的感官。而下体的撞击也随着身体与心灵的刺激的加强而加强了。

    不一会儿,王露的小穴也被操的外翻了起来,王露的身体愈发的热了起来,这时候的阴唇已经呈现迷人的浓重的粉红色,而王露的额头也渗出了点点汗水。

    我拉扯着王露胸前的乳夹,王露疼的皱起了眉头,乳夹的齿间紧紧地夹住王露的粉红的乳头,我一面揉搓着王露的阴蒂,一面拉扯着乳夹的绳子。疼痛与舒爽交加的王露不禁达到了第一次高潮,她下体疯狂的抖动着,淫液哗啦啦的流了出来,而随之而来的是王露阴道的痉挛,小穴仿佛又一股推力一般将我的鸡巴往外推。我死死的抵住王露的阴唇,只觉王露的小穴不停地一张一缩,夹着紧紧插在身体里的大鸡吧。

    当我拔出鸡巴的时候,王露意犹未尽的看着硕大的鸡巴抽离自己的身体。而这时,我的鸡巴同样抵到了王露的屁眼处。未经任何开发的情况下,我的龟头紧紧地压在王露的肛门上。王露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身体,我用鸡巴沾了些淫液,对着肛门处蛮狠的捅入,就这样来来回回几次之后,整个龟头插入了肛门,而王露美穴的淫液还是源源不断的流出来,这已经成了后庭最好的润滑剂,我的鸡巴进进出出几个来回之后,居然不用任何外力整根插入了王露的屁眼里。

    “小骚货是不是提前做好准备了?”我调侃着王露,这时候她的脸已经红的好像醉酒了一般。

    涂抹在王露美穴的精油有着极强的催情作用,就在这种情况下,王露已然变了一个人,她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下体,迎合著插在后庭的大鸡吧,与此同时手不断的挑弄着自己的阴蒂。

    坐在一旁的曾丽萍看着自己的女儿熟练地享受着大鸡吧带来的快感,不禁在一旁自顾自的开始手淫起来,她一面揉搓着自己的大乳房,一面用手深入自己的小穴之中,忘情的揉搓着自己的下体。

    当王露的屁眼开发完之后,我疯狂的在这暴露出来的两个洞口大力的抽插着,几乎已经忘记了哪个是小穴哪个是肛门了。王露似乎一下受不了这样上下齐攻,没一会儿有达到了一次阴道高潮。高潮之后的王露疲软的喘着粗气,这时候站在一旁的曾丽萍走过来,俯身趴在王露的身上,两对美乳上下挨着,眼前两个美穴重叠在一起。我将炽热的鸡巴从王露体内拔了出来。对准曾丽萍的美穴,刺溜一下插了进去。

    就这样,两个美穴任我用粗大的鸡巴疯狂的爆操着,淫液汗液交织在一起,王露和妈妈曾丽萍也忘情的亲吻着,两对阴户肛门几乎已经分不清谁是谁。曾丽萍的美穴爆出汩汩透明的浓精,刺激着我疯狂的抱着她的美臀强攻,二次高潮的曾丽萍仿佛学会了女儿王露的撩人之法,她弯曲着身子,配合著我爆操她美穴的节奏,“啪啪啪啪啪啪”一股强烈的射精欲望涌来,我紧紧地捏住曾丽萍的丰臀,毫不犹豫的释放了射精的冲动,“咕咕咕咕咕”……浓浓的精液直灌曾丽萍的美穴。而还未等精液射完,我拔出了坚挺的鸡巴,对准王露的美穴更是一顿爆操,紧致的美穴死死的抓住我的鸡巴,我将剩余的浓精一股脑的灌入王露的美穴之中,直到鸡巴完全的疲软下来。

    没过一会儿,王露和曾丽萍的美穴就渗出一丝丝白色的浓精。王露绑在腿部的绳子解开后,母女俩跪在我身前,贪婪的吮吸着大战一番的鸡巴,她们柔软的舌头灵巧的交织在一起,将我鸡巴上的丝丝粘液与残留的精液吮吸的干干净净。

    舔净之后,我们共同去浴室,双人浴缸里已经盛满了温热的洗澡水。我躺入浴缸后,王露挺着坚挺的乳房,揉搓着沐浴液,搓出丰富的泡沫后温柔的用乳房揉搓着我的身体,而这时候曾丽萍也学着王露的样子,用一双巨乳按摩着我的头部与肩膀。两个美女就这样一点点,把乳房当做搓澡巾从前到后体贴入微的按摩洗净了一番。

    将两只母狗受精之后,她们洗净梳妆完毕,我驱车来到了周美凤家。

    开门的是周美凤的女儿秦嘉,她看到是我,开心的说道:“是廖哥啊,快进来”。

    “今天就你在家吗?你妈妈呢?”我问道。

    “我妈妈今天出去了,开发区的公安局大楼谈好了,她最近在落实工程的事情。小孩在家里没人照看,我在家带着。”秦嘉还是一脸乖巧的样子,她可能不知道周美凤现在带着孙丽丽充着应属于她的门面。

    “那我还是不进去了吧,改天……”说着我准备回去。

    “没事的廖哥,既然来了你就坐一会儿,这不马上要下班了,我妈妈一会儿就回来了!”许久没见,秦嘉居然变得如此亲切,我微微笑领着两手的水果牛奶,走进了房间。

    “廖哥你做沙发,我给你倒杯水!”秦嘉说道。

    “没事的,你忙你的,我坐会儿就行!”我说道。

    周美凤在曾丽萍落难时以投资的名义受让了曾丽萍和张全贵名下大约三十套房产,我今天过来时,曾丽萍将这些房产的明细给我拿过来,我准备问问周美凤,正巧周美凤不在家,我准备问问秦嘉,可是这个话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在限制二手房政策如此严苛的现在,周美凤是如何迅速将这些房产转移的,现在究竟都落在谁的名下,这些曾丽萍一概不知。如今张全贵的事已经尘埃落定,这笔巨大数额的房产应该“物归原主”了。在秦嘉忙活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打开了曾丽萍罗列的清单,我的眼神突然间落到了与周美凤同一小区的一套房子。

    “给,廖哥!”说着,秦嘉端来了一杯热腾腾的茶水。

    “谢谢秦嘉,对了,前段时间听说你改名了,原来的名字不是挺好的吗?”。

    我故意找些话题。

    “是这样的廖哥,我妈妈找了算命先生说”佳“和”嘉“五行都属”木“,但是”嘉“中有一个”土“,”佳“里有两个”土“五行的意义不一样,”嘉“字更好……我听我妈说了很多,但是我只记住这些,反正既然对自己好,音又没变,不影响的!”秦嘉认真的和我说着。看来周美凤对于这些工作做的极为的细致,不得不佩服周美凤的细致与掌控全局了。

    “最近工程上你有参与吗?”我继续问道。

    “没有呢廖哥,因为家里有孩子,前期是我在跑,但是我妈妈不放心,她之后就让我在家帮忙带孩子,独自一个人去跑项目!”秦嘉说。

    我沉思良久,周美凤的此举毕竟只是一时之策,她究竟要让孙丽丽做到什么程度后才可以呢?这是我抿抿嘴,换了一个话题:“那你经常带着孩子,不会妨碍你和你男友见面吗?”。

    秦嘉羞红了脸,她眼睑垂下,一头秀美的头发遮住了两颊:“廖哥说笑了,我还没有男朋友呢”。

    “这么美的姑娘没有男友太可惜了,可惜我结婚早,不然肯定要追求你”。

    我调侃道。

    “别这么说,我特别羡慕孟琳姐,既有才华有漂亮,还能找到廖哥这样有能力的丈夫,真的是睡着都要笑醒呢!”秦嘉说着,展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我第一次听秦嘉这样夸赞我,不禁有些喜不自禁。

    “许久不见,秦嘉越来越会夸人了!你这样的口才没有男人看上才怪吧,我估计是你眼光太高了,和你妈妈一样,要找一个才华出众的男人才肯罢休吧!哈哈哈哈!”我说完之后,秦嘉更是羞作一团。

    我抿了一口秦嘉刚刚倒上的茶叶,一股清香扑面而来。轻轻吹着杯面,一股热气腾起,不禁迷花了眼睛,我看到秦嘉低着头,那神情像极了曾秀萍第一次向我诉苦的样子,那样清秀孤寂,高傲冷峻。不禁望的出神,看得感慨万千。

    “廖哥,你和琳姐是谁追的谁啊!”秦嘉问着。

    “当然是她追我了……哈哈哈哈!”我调侃着看着秦嘉的眼睛。

    秦嘉不懈的撇了我一眼说道:“廖哥,你别开玩笑了,女孩怎么可能主动追男孩呢”。

    “怎么不可能,想我这么优秀的男人多少女人在后面排队等着呢!”我自顾自的说着。

    “真的假的,廖哥居然结婚后还是个香饽饽呢!”秦嘉笑了,她笑得那样美,那样纯真,好似学校里迷人的学生一般。她穿着一身素雅的衣服,宛如一个小天使一样坐在我身边。她小的时候就好像一个什么也不顾及的孩子,自然又天真,淳朴又迷人。

    “秦嘉”听到我叫她名字,秦嘉一时止住了笑,我继续说道,“遇到真爱的时候要主动说,不论男女,对于真爱都要主动去追求”。

    “真爱,什么叫做真爱?”秦嘉天真的睁着眼睛看着我问道。

    “简单点说就是你喜欢的人,特别是你念念不忘的人!”我说。

    “那如果他不喜欢我怎么办呢?我如果主动表白,那岂不是很丢人?”秦嘉继续说着。

    “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怎么会不讨人喜欢呢,如果有人不喜欢你,那他就是傻子!哈哈哈哈!”我说着又笑着。秦嘉听后也不禁开怀大笑。

    “哈哈哈是的廖哥,你说的事!那你觉得如果是我,我早在琳姐之前遇到你,我主动追求你,你会接受我吗?”秦嘉说,她的眼睛更加坚毅的看着我,好像开玩笑一般的看着。

    “当然会,你这么天真可爱!”我回答道。

    “谢谢你廖哥!”秦嘉突然间收起了笑容,严肃的看着我。

    “怎么了秦嘉?”我问道,心理居然有些踌躇,“难道我说错话了?”我心里想着。

    “不管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总之廖哥,谢谢你这样鼓励我,你这么说,我觉得心理好受多了!”秦嘉倍感欣慰的说着。

    我突然间变的疑惑不解起来,难道秦嘉感情受挫了吗?似乎这样的话我不方便直接说出来,但是面对这样的女孩子,内心的疑惑不禁让我无法沉默。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秦嘉你怎么了?”我问着。

    秦嘉欲言又止,她委屈的看着我,迟疑了许久才说道:“我妈妈给我找了好几个相亲对象,她们要么年龄大,要么肥头大耳,她说都是为了我好,可是虽然我没有真正谈过恋爱,但我知道我要的丈夫不是这样的。是的他们很有钱,但是我不喜欢这样!”秦嘉的眼眶湿润了,她的突然间开始用手巾捂着鼻子。

    “我相信你妈妈都是为了你好,你可以选择的啊,毕竟你妈妈没有强迫你!

    你别激动!”我安慰秦嘉道。

    “我妈妈说如果我答应她,她会给我五套房子,还有一辆车。如果我不答应她,她会和我解除母女关系!”秦嘉道。

    我回想着周美凤对于秦嘉婚姻的态度,似乎并没有秦嘉说的如此严重,但是我还是就秦嘉的话问了下去:“你妈妈哪里有那么多房子?”。

    “她说是做工程别人抵账的!”秦嘉说。

    “都在哪里呢?”。

    “我妈妈说都在这个小区,离我们住的地方不远”。

    我突然间想到了那张单子的房号,原来周美凤已经计划好如何来消化这些房子,而当时承诺曾丽萍的入股的承诺至今只有白纸一张,我不禁内心开始担忧起来。莫不是周美凤要将这笔巨额资产私吞?如果真是如此,曾丽萍可谓苦心一番为他人做了嫁衣。

    “你别担心秦嘉,有我在,我抽空和你妈妈说说这个事。”我安慰道。

    “谢谢你廖哥,我知道你和我妈妈关系好,你一定帮我说服她。”秦嘉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

    “那即使我说服了你妈妈,你妈妈也会催你结婚的,难道你已经有了心仪的人了?”我问道。

    秦嘉盯着我的眼神不觉变得空洞,她在沉思。

    “秦嘉?”我问道。

    “哦廖哥,心仪的人当然有……”秦嘉欲言又止,“可是我妈不一定会同意”。

    “只要是正派的人,积极上进的人,你妈妈一定会同意的!”我说道。

    “他到底正不正派,积不积极,我妈妈怎么会知道呢?”秦嘉似有似无的说着。

    “你别太消极了”。

    “现在被逼的这么严重,我能不消极吗?”。

    “那你把你喜欢的人带来,我先见见!”我说道。

    “他还不知道我喜欢他!”秦嘉说。

    “说了半天你还没告诉别人,那你这个时候了还不抓紧时间啊?”我有些着急的说着。

    “我……我……”。

    “婚姻还是在父母的祝福下进行比较好,所以你一定要靠自己努力争取到这个机会!”我说道。

    这时候门“咔哒”一声开了,是周美凤回来了。

    “我听是谁在说婚姻的事呢,原来是小廖啊!”周美凤熟练地用钥匙打开了门,一身干练的职业装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周美凤烫着优雅的大卷发,涂着迷人的深红色口红,眼影打的有棱有角,眉形也画的坚毅至极。这是她一贯的风格,职场的磨砺让她充满了活力,这种压力几乎成了周美凤的生活动力。

    周美凤走进屋,手里一沓厚厚的合同资料重重的甩在玄关的台面上。她褪去了高跟鞋,也脱掉了西装外套,露出了被巨乳撑得高高的紫色修身衬衣,一条迷人深邃的乳沟展露在眼前,胸前标志性的带着一串美丽的项链,今天的周美凤带着的是银色的白金水晶项链。周美凤走来时,秦嘉下意识的站起来去厨房收拾了。

    “小廖,好久不见了!”周美凤一股强势的气场已经震慑住了全场。

    “周姐,看到你这么益气昂扬,我觉得你一下年轻了十岁。”我说道。

    周美凤笑着,露出了她标志性的皓齿。一缕秀发滑落,周美凤下意识的一甩,一股迷人的香水味扑面而来。那一缕发丝有弹性似的落在一旁,又调皮的滑落了下来。如此的周美凤,更显得风韵十足,迷人不已。

    “周姐,我过来是想问问你曾丽萍那些房子的问题。”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曾丽萍?难道张全贵的事情已经解决好了吗?”周美凤问道。

    “张全贵死了!”我回道。

    “死了?不会吧,不是前段时间还好好的嘛?”周美凤说。

    “周姐难道一直都在关心张全贵的事情吗?”。

    “哦,不是不是,他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怎么会关心他呢。只是曾丽萍将这几十套房子放在我这里,我对于张全贵的事就比较上心一些。”周美凤解释道。

    “那这些房子都怎么处理的?以前都是张全贵或者曾丽萍的名字,仅仅作为投资使用,应该不至于直接过户掉吧?曾丽萍现在想要回这些房子!”我说道。

    “要回当然没问题的,不过当时我找遍了关系,把这些房子分别落在三十多个人的名下,现在如果曾丽萍要的话,我随时可以让这些人陪着到不动产中心将产权转移回去。”周美凤信誓旦旦的说着。

    “那太好了周姐,那就辛苦你了!”我说着。

    “别这么说说小廖,这么长的时间你帮我不少,这算是我对你的回报,这是应该的!”驰骋商场多年的周美凤,谈判起来也是句句不离利益。

    “不过是这样的周姐,因为张全贵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处理好,这些房子我来处理,我处理一套,你帮忙找到房主和我一起去不动产中心过户,你看可以吗?”我问道。

    “当然没问题小廖,这是我应该做的!”周美凤说道。

    “对了周姐,秦嘉也年纪不小了,你怎么安排秦嘉的婚事呢?”

    “我自己的女儿我能不着急,前段时间给她找了几个门当户对的公子哥,可是她要不是嫌别人太胖,要么是嫌人家太老,你看让我怎么说她,年纪一把了不知道着急,我还想着早点抱孙子呢。你看现在我自己又生一个,我都替她着急,你说生孩子的事情又不是能替的,如果我能替,我早就给她替了!”周美凤说起自家女儿的事时,俨然成了一个标准的家庭主妇。

    “周姐说笑了,你是可以生,但毕竟和自己女儿的孩子是两码事。关键你现在要生要找谁生啊!哈哈哈哈!”我笑着应付到。

    “这不身边的男人多得是,有小伙子又大老板,要哪个有哪个!”周美凤开起玩笑来不动声色,反倒是我在一旁笑个没完。

    “我所的是真的,反正我现在也是单身,找个男人生孩子在正常不过了,你也别笑,我这种姿色的女人,哪里犯愁找男人的事啊。不过是这段时间实在是忙不过来,等我忙完了,我和女儿一起去相亲。反正我看那些男人挺顺眼的,随便挑一个生孩子还不容易吗?”周美凤调皮的划着眼睛,嘴角微微扬起。

    “也是,女人单独在外面打拼也是够苦的,你看你最近瘦了好多。这些事情应该让男人去跑,你在家里相夫教子就好了。”我说。

    “那得要有一个能干的男人才行,如果像那个老不死的,那我不但要累死,还要被气死。”我知道周美凤这时候在说的是秦德金。我一言不发的坐在一旁,礼貌性的抿抿嘴。

    “好了不说那些事了,小廖今天在我们家吃晚饭吧!秦嘉已经再给你做了!”周美凤说着,准备起身去厨房看看。

    “不用了周姐,我只是过来看看,许久没见你了!”我回道。

    “既然你要过来看你周姐,你就多坐一会儿,我才刚回来,你直接走我怎么交代呢?”周美凤说着。

    “对了周姐,开发区公安局大楼怎么样了?”我问道。

    “托你的福,已经成功中标了,这两天就在忙这个事呢,你能引荐我乔书记我真的是套高兴了。”周美凤高兴的说,一旦说道和工作有关的事,周美凤就一脸神采奕奕。

    “这时我应该做的,能帮到你我就知足了!”我说着。

    周美凤意味深长的拉着我的手,一手揽在我的肩膀上,起身在我的额头深深地吻了一口。

    “小廖,真的很感谢你,我周美凤是说到做到的人,不管再难曾经帮过我的人我会尽我的全力回报他,你是在我最难的时候帮我最多的人,我周美凤虽然是个标准的商人,但是对于真心待我的人,我一定不会亏待他的!”周美凤紧紧抓着我的手,深情的说着。
推荐阅读: 掌家小商女 黄四娘家花满蹊 高冷总裁住隔壁 第一宠婚:帝少的天价萌妻 红粉佳人 突然有钱了怎么办 高冷总裁绝宠:终于等到你 超级农场系统 音魔宫主 心尖菟丝花[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