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寂寞书屋 > 游戏竞技 > 炉石传说:全息对战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神秘原因

正文 第三十七章 神秘原因

作品:炉石传说:全息对战 作者:青竹猗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从今以后的余生,他们终于也将生活在两仪同学的强大阴影之下!

    看着两条自作自受的蛆虫难受地在地上蠕动,苏鼬一下子想起了自己过去的窘境,他指着蛆虫的鼻子——哎?蜷成了一团根本看不到鼻子嘛——罢了罢了,只能指着绳子打结的地方怒斥道:

    “说!金炉石广场周围的那些烈焰小鬼,是不是也是你们早就埋伏好的!”

    本来两位学长一直依依哇哇地胡乱叫着,听到苏鼬的话,突然反应激烈起来。

    ——“你也说说啊!你到底是不是笨蛋!”

    ——“鱼人术!我们是鱼人术士!!”

    ——“别人说话就好好听着,是最基本的尊重吧!”

    ——“我们煽情了那么久,不全都是以鱼人卡牌为主题的吗!”

    诶?

    “对哦。”

    ——“笨蛋!你之所以能保持清醒,只是因为太笨而理解不了我们意思的缘故吧!”

    ——“早知道是这种程度,用睡前小故事来煽情就好了!“

    “两仪同学,我没有要问的话了,他们可以直接冲入下水道了哦……”

    “哇啊啊啊呜呜!”

    再次哀嚎也没有用!

    在恢复清醒的同学们的帮助下,两条蛆虫被扭送到了学院保卫处。在那里,有最严峻的刑法正等待着他们——比方说,一进入教室手机电量就自动清零!只要不在场老师就必点名等等强力的诅咒!——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以毒攻毒,让他们早日回归正途。虽然他们心肠变好之后也不能再改变职业了,但是至少可以脱离那个名字都说不出的邪恶组织!而且,他们的随从都是中立卡牌,从良之后,憋着不使用职业技能的话,应该也没人能从他们油头粉面的外表看出端倪。

    ——

    自习室,班上炉石传说部的四名成员再度集结到了一起。

    阶段性的成果总结。

    会上,苏鼬这才知道,两仪同学她们那组也顺利通过了首轮的淘汰赛,进入到了16强。强强联手的她们似乎异常轻松,根本不像苏鼬这边能絮絮叨叨地讲述半天战局经过。

    “我只用了一张[伊瑟拉的苏醒],对面就投了……“

    左梦篱同学轻描淡写地说道。

    苏鼬似乎能想象到对方踌躇满志铺了满场的随从,遭遇苏醒之后抹着眼泪点投降的画面。

    而两仪同学不用卡牌就能使出[顺劈斩],也能成为一大催泪的理由。

    会间,大家又观看了一些其他小组的录像比赛,学习经验。

    当两仪同学提出“如果是你,此种情况该如何解?”的奇妙问题后,纵使苏鼬和张一弛绞尽脑汁来优化场攻,也每每都以左梦篱的“直接使用[伊瑟拉的苏醒]”为最佳的解法而结束。

    “这么一想,炉石传说还真是简单呢。”

    “是啊,一点都不伤脑筋。只需要神抽,神抽,再神抽就可以了嘛!”

    “进入下一个议题,”两仪面带疑惑道,“比起牌局,我还是比较在意,上一局对战,为什么苏鼬同学能在邪术之下保持清醒?是带有什么特殊的buff吗?好好研究一下,说不定对比赛有所帮助。”

    啊,两仪同学的细心天下无双,提出了连我自己也答不上的问题呐。

    可是刚才两个术士煽情的时候,苏鼬确实是一点共鸣也没有啊——这年头,只要别人在自己的年龄区间里煽情,就必须像触电一样马上有共鸣么,也太奇怪了吧——看着张一弛被忽悠瘸了的时候,心里更是只有一个坚定的念头——打倒这三个发疯的对手!

    非要说是为什么的话——是因为卡牌内的老佛爷沉睡的橙卡之力的关系吗?还是多亏了老温及一票老战友在梦中保护自己呢?

    左梦篱道:“近在咫尺的张一弛却没有抵抗,一定是苏鼬同学自身产生的效果。”

    “恩……”苏鼬沉思道:“我觉得说到底,还是因为张一弛是个白痴的关系……”

    “说反了吧!”

    张一弛跳了起来,把精心截取的只有自己和苏鼬成绩的纸条扔了过来!

    张一弛反驳道:“难道不是因为你是倒数第一所以才有特殊优待的关系?”

    “那你这个倒数第二也稍微沾点光啊!”

    “沾了啊,我不是还有点残存的意识,还能和你对话吗!”

    残存的意识加上要离指令的结果就是冲在灭我队伍的第一个是吗?张一弛同学我完全明白你的心意了!

    “除了张一弛是个白痴这点,其他方面确实也无法解释了……”

    大家都表示不赞同。

    两仪道:“苏鼬同学,你还是这么大意!——还要考虑到在场观众不是白痴的情况啊——但是他们也一样被影响了。”

    梦篱同学道:“小伊说得对,苏鼬同学这么解释,被其他当观众的同学们听见了也会相当不利……”

    不用谁听见,只要我和两仪同学在一起的时间,梦篱同学你也在旁边,对我来说,本身就已经很不利了啊!

    “我认为这是因为——张一弛的白痴拉低了整座体育馆的水平,而我因为习惯了产生暂时的免疫,所以幸免于难,这么一回事……”

    ……

    “听——膛!”

    两仪总结道:“恩……这个话题我们暂时讨论到这,张一弛同学,你也不要用你已经上膛的小手枪瞄准苏鼬同学了——当然,利用折射来找角度也是不允许的哦!我们现在,进入下一个议题。”

    两仪同学再次看向苏鼬和张一弛,泛起神秘而迷人的微笑问道:“关于下一场比赛……你们知道要对阵的对手是谁吗?”

    啊?

    这个啊?

    张一弛摇头:“不知道啊。”

    苏鼬拍拍胸脯:“不管对手是谁,我也一定会打败对手,请两仪同学放心!”

    “两仪同学,那么,我们下一场要对阵的是……?”

    “哼哼……”

    好难得,直爽的两仪同学也这么神神秘秘地卖关子……

    苏鼬拿起自己的入场券来查看,却发现对手还在匹配中。

    “对手嘛,有很大概率是——”

    是……?

    “背负骂名他也要做,蚕丝与棉花的完美结合,令所有人汗颜!”

    “了解了。”

    苏鼬第一时间就回答道。

    张一弛几乎要把桌子都掀起来:“又来了!两仪同学,你们刚才说的不是汉语对不对!”

    “是汉语……”,苏鼬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也是与众不同的默契……”

    “哎哎哎!”张一弛再次一惊一乍地大叫。

    “梦篱同学!那是我的手枪,你抢过去了干嘛啊……”
推荐阅读: 掌家小商女 黄四娘家花满蹊 逆伦皇者 情欲两极 高冷总裁住隔壁 第一宠婚:帝少的天价萌妻 红粉佳人 突然有钱了怎么办 高冷总裁绝宠:终于等到你 超级农场系统